机构介绍

  上海邱艳舞蹈工作室隶属于上海市宝山区邱燕舞蹈健身服务社——中国文化部上海艺教中心舞蹈培训基地,同时又是英国国际舞蹈交流学会上海唯一定点考级单位。由全国体育舞蹈职业组选手、职业教师邱蔚、王艳创办,2001年至今20几次远赴英、德、俄、荷兰、意大利等国拜舞蹈大师学习专业技术,曾经获得亚太地区公开赛的第一名、全国职业邀请赛拉丁组冠军、07、08华东六省一市体育舞蹈锦标赛职业组冠军,英国国际舞蹈教师协会中级院士、中国国际标准舞学院国际舞专业院士”荣誉。

邱艳组合 舞痴人生

  在“80后”潮落、“90后”潮起的体育舞蹈职业圈内,邱蔚与王艳是国内硕果仅存的一对“70后”选手,在国内外体育舞蹈大赛上续写不老的传说。上周,当他俩参加中国台州体育舞蹈精英赛时,评委方俊惊诧道:“你们还在跳啊!”

  10年前,他们“私奔”南下学舞;10年后,他们决心“丁克”到底。沉溺在热烈如焰的旋转舞台,不顾家人反对,不与生活讲和。“邱艳”,她的名和他的姓,成就一段“舞痴”的传奇,誓做一对终身的舞者。

私奔学舞

  “1999年4月23日”。邱蔚记不清与王艳领结婚证的日子,却能不假思索地背出这串数字。那天早晨,26岁的他与24岁的王艳搭上南下广州的火车,乘20多个小时的火车硬座有些难熬,而第一次出远门的年轻人,胸中燃烧着澎湃的梦想,还夹杂着一丝的忐忑。 天已大亮的时候,王艳的父母才发现女儿逃跑了!她把床单、窗帘捆成绳拴在窗户上,由高低床的上方爬出窗户,从三楼顺势而下到地面。之前,父母因她私自辞去小学音乐教师的工作,把她关在了家里。 为邱蔚送行的,也只有引领他踏入舞池的胞姐。由于没办出停薪留职,当时还是宝钢一名技术人员的他只向单位请了一周假。待单位领导因他旷工找上门时,父亲在长途电话里苦苦规劝,母亲成日以泪洗面,他已经铁了心留在广州华南文艺学院,封堵了后路:“不混出个名堂,我不会回来了!”这一走,就是两年。 在这之前,“邱艳”组合连续两届获得全国业余电视体育舞蹈比赛上海赛区第二名。入校后,他们才知道业余与专业的差距。“现在的职业选手,25岁都进入倒计时了。”邱蔚自嘲道,“我们起步晚,不怕笑话,我26岁才开始练习劈叉!”

以舞养舞

  拉丁舞展示美,但留给舞者的更多是艰辛。“邱艳”选择的是“以舞养舞”的循环生活模式。 到广州做了插班生,交上两年4万元学费,两人的积蓄只余下1万元。为省钱,他们可以走一站路,去买比校门口便宜五毛钱的盒饭,连2元钱的烧烤都是奢望。为学舞,他们甘心以每周两次、每次300元的学费,请老师开小灶加快学习进度。平时,客串校外演出赚钱补贴。 2001年,学成归来,“邱艳”成了上海拉丁舞职业组的No.1,同时因欠债而一贫如洗。整整一年,他们开着助动车从早到晚地赶场子,授课、演出,“跳得太多,每天晚上脚像针扎一样痛!”王艳回忆道。只用了一年,还清欠款,竟有10万余元的盈余。 周围人艳羡,他们却感到陷入瓶颈。在10万元买一套房还是到英国拜师的抉择中,“邱艳”选择了后者。第一次出国学舞,1个月花完了10万元。但开阔了眼界后,就欲罢不能。从此,他们学舞的足迹延伸至英国、俄罗斯、德国等欧洲国家,每年出国三四次,每次一月有余。 10年,“邱艳”为学舞的投入超过300万元,邱艳舞蹈培训中心规模逐步壮大,大部分产出,仍被两位校长用来出国学舞交学费。他们安置在彭浦新村的家,迄今贷款尚未还清。

有舞足矣

  10年,除了一日三餐就是跳舞。偶尔,王艳也会抱怨:“我们没有旅游,没有K歌,什么都没有啊!”邱蔚傻傻地笑。生活中,王艳从来要求不多,一身休闲装扮,一双布鞋,头发用发卡简单一扎。舞池里,她却要求着装尽善尽美,一次在英国比赛时看中一条舞裙,开价2万元,邱蔚急着赶回宾馆取了现钞去买回来。 他们曾经有过轻松赚钱的机会。一次刘德华开巡回演唱会,需要一对拉丁舞伴全球跟随,为了不耽误学舞,他们婉拒了。唯有一次,梁朝伟、张曼玉拍某个红酒广告,朋友介绍“邱艳”去指导和做替身。陪了三宿,日夜颠倒,别人眼里的“美差”邱蔚难以消受:“白天都不能带班了。太累了,还不如自己跳舞。” 上周,“邱艳”在台州体育舞蹈精英赛中获得第二名,王艳喜滋滋地说:“没拿证书,无所谓证书,能比赛就很开心。”“邱艳”能跳的比赛越来越少,“国内的比赛,有时候打分的裁判都是自己的学生,我们去参加,动静实在太大。”

舞伴恋人

  王艳是个脾气好到有些痴憨的女人,邱蔚的性格则简单诚实不擅表达。提起爱人,王艳娇嗔道:“到现在,我父母还不太喜欢他,觉得是他拐跑了我!” 那年在吴淞工人文化宫,邱蔚对独自一隅练习国标基本步的王艳一见钟情。在那个稀有年轻人跳国标舞的年代,他们彼此庆幸找到了模样、性格最合适的舞伴。而邱蔚更是单纯地认准了:舞伴就是恋人。 “私奔”之前,邱蔚以“单位要分房子了”为理由向女孩求婚,王艳从家里偷出户口簿跟他领了结婚证。南下广州的5万元,原本预备用来结婚。这一拖,到现在都没办个仪式。 王艳的十指空空,连婚戒都没有。邱蔚婚后从没做过一顿饭。浪漫对他们而言,是奢侈品,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消耗。一次,好不容易挤出时间到莫斯科红场转转,才5分钟,邱蔚就说要走,还不如练舞去!他眼中的浪漫,是某年在英国海滩,与妻子并肩前行,聊着那些与舞蹈相关的事。 他们共同经历了危险,一路互相慰藉。在被人突然安放炸弹的俄罗斯火车站逃命,还有一次,学舞学到一半,王艳突然窒息,经抢救才恢复。 他们是命中注定的一对舞痴,不离不弃,因为舞蹈而牵绊一生。如果一定要说牺牲的话,王艳说:“我们不打算要孩子了,希望能再多跳10年。”邱蔚补充道:“也许老了后会觉得孤单,但我们办学员班,身边不都是孩子嘛!”

爵士舞学习

上海学爵士舞

爵士舞蹈

上海爵士舞

爵士舞培训

上海爵士舞培训

爵士舞

上海拉丁舞培训班

上海拉丁舞学校

拉丁舞教学

上海学拉丁舞

上海拉丁舞

拉丁舞培训班

拉丁舞培训

上海拉丁舞培训

拉丁舞

少儿舞蹈培训中心

儿童舞蹈培训班

少儿拉丁

上海少儿拉丁舞培训

少儿拉丁舞培训

幼儿舞蹈

少儿舞蹈培训

少儿拉丁舞

少儿舞蹈

儿童舞蹈

上海街舞培训学校

街舞培训中心

少儿街舞

上海街舞

上海街舞培训

学跳街舞

学街舞

街舞培训学校

街舞培训班

街舞培训

街舞

肚皮舞培训学校

肚皮舞学习班

肚皮舞学习

肚皮舞培训

肚皮舞

最好的舞蹈培训班

舞蹈培训中心

舞蹈培训机构

学习舞蹈

舞蹈培训班

舞蹈班

舞蹈培训

学跳舞

跳舞

舞蹈

体育舞蹈

上海最好的舞蹈培训

上海跳舞

上海 舞蹈

上海舞蹈工作室

上海舞蹈

上海学跳舞

上海舞蹈培训学校

上海舞蹈培训班

上海舞蹈学校

上海舞蹈培训

上海舞蹈培训

舞蹈培训

舞蹈

少儿拉丁

少儿拉丁舞培训

少儿拉丁舞

少儿拉丁考级

拉丁舞考级

世界标准舞联合会

莎莎舞学校

莎莎舞培训

莎莎舞

爵士舞学校

爵士舞培训

爵士舞

学肚皮舞

学拉丁舞

学跳舞

学舞蹈

上海肚皮舞学校

上海肚皮舞培训

上海肚皮舞

上海街舞学校

街舞学校

街舞培训

街舞

拉丁舞学校

拉丁舞培训

拉丁舞

上海拉丁舞学校

上海拉丁舞

上海舞蹈学校

舞蹈学校

上海舞蹈培训

舞蹈培训

舞蹈

爵士舞学习

上海学爵士舞

爵士舞蹈

上海爵士舞

爵士舞培训

上海爵士舞培训

爵士舞

上海拉丁舞培训班

上海拉丁舞学校

拉丁舞教学

上海学拉丁舞

上海拉丁舞

拉丁舞培训班

拉丁舞培训

上海拉丁舞培训

拉丁舞

少儿舞蹈培训中心

儿童舞蹈培训班

少儿拉丁

上海少儿拉丁舞培训

少儿拉丁舞培训

幼儿舞蹈

少儿舞蹈培训

少儿拉丁舞

少儿舞蹈

儿童舞蹈

上海街舞培训学校

街舞培训中心

少儿街舞

上海街舞

上海街舞培训

学跳街舞

学街舞

街舞培训学校

街舞培训班

街舞培训

街舞

肚皮舞培训学校

肚皮舞学习班

肚皮舞学习

肚皮舞培训

肚皮舞

最好的舞蹈培训班

舞蹈培训中心

舞蹈培训机构

学习舞蹈

舞蹈培训班

舞蹈班

舞蹈培训

学跳舞

跳舞

舞蹈

体育舞蹈

上海最好的舞蹈培训

上海跳舞

上海 舞蹈

上海舞蹈工作室

上海舞蹈

上海学跳舞

上海舞蹈培训学校

上海舞蹈培训班

上海舞蹈学校

上海舞蹈培训

上海舞蹈培训

舞蹈培训

舞蹈

少儿拉丁

少儿拉丁舞培训

少儿拉丁舞

少儿拉丁考级

拉丁舞考级

世界标准舞联合会

莎莎舞学校

莎莎舞培训

莎莎舞

爵士舞学校

爵士舞培训

爵士舞

学肚皮舞

学拉丁舞

学跳舞

学舞蹈

上海肚皮舞学校

上海肚皮舞培训

上海肚皮舞

上海街舞学校

街舞学校

街舞培训

街舞

拉丁舞学校

拉丁舞培训

拉丁舞

上海拉丁舞学校

上海拉丁舞

上海舞蹈学校

舞蹈学校

上海舞蹈培训

舞蹈培训

舞蹈